民生展望“营改增”之建筑业的“华章”

会计制度“牵引”企业自强

“会计制度重新完善,所有的建筑类企业同时进行,这就是我眼中的营改增。”宣城祥龙集团会计张军告诉记者,5月1日起,无论哪类建筑企业,没有完善的会计制度,就不会再有上游企业与之合作,更没有消费对象敢与之预约订单。

据了解,“营改增”之后,建筑行业面临的税收管理是建立在会计制度之上的,即年应税销售额未超过规定标准的纳税人,如会计核算健全且能够提供准确税务资料的,才可向税务机关办理资格登记而成为一般纳税人。其中会计核算健全,指能够按照国家统一的会计制度规定设置簿,并根据合法有效凭证核算。

“倒逼所有建筑类企业,必须走上现代企业管理之路,在公开明细账目的前提下,让企业由内而外地完善各项机制变革。”宣城建筑业人士杨文华表示,无论建筑材料供应商,还是承建商,或转包企业,在商品增值部分逐层抵扣的大环境下,必须修内功而自强,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。

新税制“庇佑”守法主体

记者从市国税局了解到,建筑业范围宽泛,派生出的就业岗位众多,对本地市场经济影响较大,更对本地新一轮城市化进程及社会民生意味深远。

根据《销售服务、无形或者不动产注释》的规定,建筑服务被定义为:建筑物、构筑物及其附属设施的建造、修缮、装饰、线路、设备、设施等的安装以及其他工程作业的业务活动。在我市,被具体划分为五大类型:工程服务、安装服务、修缮服务、装饰服务及其他相关服务。

“偷税漏税的漏洞,被环环抵扣的税制所阻隔,这相当于,用公平公正支撑起庞大的宣城建筑业市场。”杨文华表示,很多下游材料供应商,以及合作分包挂靠商,之前可以通过会计账目或其他层面“暗箱操作”,偷漏相当的营业税金,然后再将偷漏税金的收入,转嫁到产品价格上去,用低廉的价格优势挤兑竞争对手,常年恶性循环,致使合法纳税企业要么退出市场,要么通过压低成本制造低端产品,挣扎在唯利润空间是瞻的囧境之中。

“给力”全行业优化配置

“市场公平,催生宣城建筑行业加速升级,同时形成错位发展的合理布局。”据业内人士吴宇宇介绍,在增值税中,不动产是可以被进项抵扣的,也就是说,前期各类生产设施和企业建设的用工成本,完全不在税收范围之内,进而促使企业强化硬件设施,并做好信息化、智能化等软件配套设施,以便用物美价廉的产品,赢得市场信任。

“而错位发展,会让宣城建筑业分工更为明细精深。”张军表示,营改增之后,大型企业在加软硬件投入的态势下,必然转向更精更深更高端的发展方向,因为增值价值越多其规模化生产优势越明显,同时中小企业必须向提升性价比等特色化的路子上靠,“今后,宣城建筑行业会逐渐形成高低搭配、明细分工的科学配置。”

据了解,建筑服务适用的税率为11%,而小规模纳税人提供建筑服务的税率为3%,但小规模纳税人只能适用增值税征收率,其进项税额不可以像一般纳税人那样被抵扣。从某种程度上激励着建筑业下游的众多合作供应商,立志通过技术创新的途径,提升产品的价值增值部分。

非法转包或挂靠被“叫停”

“更安全才是营改增的最大效应。”据承包工程多年的吴为新介绍,他在江浙沪打拼多年,只要听说建筑质量问题,肯定是层层分包、非法挂靠造成的,“而营改增之后,这些不规范行为将不复存在。”

“因为既要有完善的会计制度,还要能够出具增值税发票,才会有上游建筑企业与之合作。”杨文华表示,在新税制环环抵扣的效应下,曾经名目繁多且良莠不齐的承包商们,要么改造成正规建筑类企业,要么解散或散伙,否则无任何生意可接。

记者从市国税局了解到,建筑企业(单位)以承包、承租、挂靠方式经营的,其承包人、承租人、挂靠人,要么以发包、出租、被挂靠人的名义对外经营,并由发包人承担相关法律责任,由发包人为纳税人;要么以承包人为纳税人,进而承担相关责任。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    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